分站 > 中山 > 中山资讯 > 90后来了,企业准备好了吗?

90后来了,企业准备好了吗?

2012-08-10 10:11:37来源:中山日报热度:评论

新生代产业工人渐渐展露新特征,挑战企业管理转型水平。

机器替代人工的时代毕竟才刚刚开始,一线工人难招仍然是长时期困扰企业的大事。后金融时代,一个显著的标志是,90后新生代农民工开始走进工厂,成为一线产业工人群体中一股不可小视的重要力量。企业也强烈地感受到了来自90后员工的新特征,他们比80后更强调自我感受、更追求生活品质、更渴望有尊严地融入城市。随着这个集体的快速壮大,企业管理转型的速度和成效都在面临挑战。

【90后新特征】

●进工厂挑工资更挑环境

郑源8月1日从武汉坐高铁转城轨到达中山东升站。他父母都在中山打工,但接他的不是父母,而是初中同学兼老乡刘同。到中山前,郑源在武汉一家快递公司送快递,他觉得武汉太大,送快递太辛苦,干了不到两个月就辞职了。

他告诉记者,来中山之前就联系好工作了,刘同介绍的,就在刘同上班的工厂,一家位于东升镇、国内行业排名靠前的整体橱柜生产厂家。

走进郑源和刘同以及还有一位老乡共同租住的出租屋,看不出来是一线工人住的房子,挺宽敞干净的两房一厅,像白领住的小公寓。郑源住在客厅,房内虽然有点挤,但配套设施都相当齐全。“三个人合租就会便宜,进工厂第一天我去看过集体宿舍了,一间屋住几个人,环境还行,但是我不喜欢人多,据工厂负责人说,因为很多员工选择住外面,工厂也就没有再建新的宿舍楼。”

郑源是普工,刚进厂的工资是1500元左右。他的父母都在小榄的企业务工,郑源要来中山,父亲托老乡在小榄一家内衣厂给他找了一份营销工作,底薪可以开到1800元,但是郑源没去,他想跟刘同等几个同龄的老乡在一起。

他的理由是,在父母旁边,天天要被他们盯着,自己不自由,在东升这边有几个小时候就玩得好的老乡、同学,又在一个厂或者临近的工厂,业余生活会丰富很多。“他们来得早,当地都很熟,想吃什么想玩什么,都会有人照顾着。”

记者还发现一种情况,同等的工资待遇,在民众镇设摊招工少人问津,但在小榄镇设摊就可以招聘到员工。辉升内衣、恒基内衣、新富林内衣三家企业在小榄镇都有生产车间。据他们反映,在民众招工比在小榄难,原因是很多外来工都是与家庭或亲友一起来打工,在小榄就业机会多,外来工父母容易找到工作,从而在小榄安居,因此不愿意离开小榄。辉升制衣厂在开厂时300人,从小榄搬迁到民众,半年就只剩下不到100人,其中绝大部分工人都回小榄去了。

“现在工人找工作,挑工资,也挑环境,一是生活环境要好,二是还得和亲朋好友临近。”辉升制衣厂的工作人员说。

●“心情不好”也会跳槽

刚搬入古镇同益工业园不到两年的珠江照明,这两年算是为招工人稍稍松了一口气。以前工厂在堤坝边,远离生活配套区,招工人实在太难。公司总经理梁钊明说,有的年轻人到厂里一看,周边没超市、没公园、没网吧,摇摇头就会走人了。

搬到工业园区后,招人情况相对有所缓解,但现在年轻人的想法,让梁钊明摸不着头脑。他告诉记者,有次一位员工要辞职,因为这名员工是厂里为数不多的技术型工人,他想挽留,结果一问原因他更郁闷了:“员工说失恋了,最近心情不好,想换个城市打工,怎么开导怎么留也没用。”

记者在一次采访中认识了湖南人梅华。她今年21岁,到中山却有5年了,高中没有读完就辍学出来打工,换过两家工厂。她曾经在港资企业登盈精密注塑公司工作,后来辞职到了现在的服装企业。

“父母说我出来几年也没有混出个样来,逼我回老家,有段时间因为和他们在电话里吵架,心情特别不好,工作老走神,就辞职了。”梅华说,她的父母去年开始就催她回家,想她回家嫁人安定下来,但是她已经在外面生活多年,感觉回到家乡有很多方面不习惯。

●宁当服务员不当工人

记者采访发现,90后的新生代普遍不愿意进工厂,很多人宁愿在餐馆、书店、美容店、酒店等场所当服务员,也不愿进工厂当工人。

广西桂林人小海今年20岁,却是“老江湖”了。他初中毕业后踏入社会,几年间已先后到过深圳、珠海、江门、中山。他在中山待的最久,因为哥哥在中山一家美发店当发型师。小海一头自然卷,染成黄色,和其他同事比不算夸张。他目前在镇区一家发廊做工,没有底薪,按实际工作提成,1个月800元左右,店里每月扣掉他100元,包括住宿费和生活费,如果当月有培训,还要扣掉50元。

“我们店里大多数是90后,我初中文凭,这里还有很多小学毕业的呢。”小海之前进过厂,工资都不高,从来没有存过钱。

记者问小海,现在工厂都加薪了,普通工人最少也有1500到2000元月薪了,远比你现在每月800元强。你怎么想的?

小海的理由很简单:“美容美发算时尚行业吧,接触的生活感觉很城市,比天天待在空气都不畅通的车间里好多了。”

他工作的理发店,广西客人较多,还有人能和他用方言交流,他觉得很开心。一般情况下,他11点开始上班,工作到晚上10点,外面的冷热阴晴对他好像无关紧要。他每天在大声放着流行音乐、开着日光灯和空调的发廊里,只有两餐吃饭的时间,才意识到时间的流逝。

发廊每个月组织一次学习,小海觉得学习很受用。培训中,那些白手起家到身价千万的故事令小海对未来充满期待。他再也不想进工厂了,虽然现在工厂的工资比发廊要高得多,但他觉得在流水线上学不到东西,工人与工人之间基本没交流。“几年后,说不定我也可以当老板,开连锁店。”

>>>复旦大学管理学院近期发布的《2012中国薪酬白皮书》显示,中国80后、90后员工离职率达30%以上,离职率整体偏高,高出平均水平5%。调查还显示,由于不满工资待遇、挑剔工作环境、没发展空间等各种理由,很多90后刚入职场便闪电辞职,其中不乏尚未过试用期或刚转正的,这类“闪辞族”让用人单位头痛不已。


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

上一篇:上半年直接融资24.55亿
下一篇:中小企负重艰难前行求生存

分享到: 收藏

用微信扫描二维码

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

分享知识与资讯

分享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