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站 > 中山 > 中山资讯 > 中山沙溪服装产业调查:一些工厂关门或减产

中山沙溪服装产业调查:一些工厂关门或减产

2014-05-20 08:59:18来源:南都报热度:评论

前段时间,沙溪品牌服装企业柏仙多格生产车间所有业务选择结业,再次引起人们对这个服装重镇的关注。在沙溪服装圈内曾经流传着这样一条微信:“想转型,怕转死;不转型,怕等死;快转型,就快死。”这也折射出沙溪服装转型的阵痛。

前段时间,沙溪品牌服装企业柏仙多格生产车间所有业务选择结业,再次引起人们对这个服装重镇的关注。

调查获悉,由于人工成本上涨、行业整体利润下滑等原因,目前沙溪不止柏仙多格一家服装企业关门或减产。据中山市统计局的数据,2013年沙溪规模以上纺织服装、服饰业工业主营业务收入同比增长0 .6%,但利润总额同比下滑41.2%。

在沙溪服装圈内曾经流传着这样一条微信:“想转型,怕转死;不转型,怕等死;快转型,就快死。”这也折射出沙溪服装转型的阵痛。

现象

一些工厂关门或减产

5月4日,柏仙多格贴出公告:因公司经营困难,2013年12月份开始,生产车间某些工序处于半停工状态。时至2014年4月1日,生产车间所有工序均已停工待业至今。公司决定,自2014年5月4日起,生产车间所有业务正式结业。

5月初,南都记者曾致电柏仙多格董事长郑杏同,他表示:“晚了,太晚了,该想的办法都想了,没有办法了。”

事实上,柏仙多格生产车间的结业并非孤案。南都记者在沙溪康乐路上发现了多个厂房招租的条幅。“原先是做制衣厂的,现在对外出租。”康乐北路上一个厂房招租的麦先生说。他告诉南都记者,老板不做制衣有两三年了,已经回香港了。该厂房曾租给一个外商投资的内衣厂,但该内衣厂做了一年多也不做了,搬去了印度尼西亚。该厂房有3层多,加上员工宿舍,有4000多平方米。

在该条路上,名太子服饰有限公司也挂出了厂房出租3F/4F、每层1250平方米的条幅。在条幅的一侧,还有承接贴牌加工的广告。该公司一位孙先生介绍,厂房是老板的,原先2、3、4层都是生产车间,现在生产车间缩小到了2楼,3、4层出租,但只租给办公用。

在沙溪中心市场对面的健豪制衣有限公司大楼已经关门,挂出了商场的招商热线,1楼服装百货、2楼3楼大型超市……沙溪多个业内人士告诉南都记者,该企业的服装加工去年底已经关门了。5月17日上午,南都记者致电招商的一位李姓负责人,得到回答:“大楼改为商场,转型升级。工人从几百人变到了十几个人,加工生产自己不做了,服装搬到小写字楼就可以了。”

“我两个朋友的工厂也关门了,一个做衬衫,一个做梭织。”沙溪一服装企业的负责人说。该企业目前有200多工人,每月有两三万件的产量,而在2007年至2011年的鼎盛时期,有500名左右的工人,每月有四五万件的产量。

蓝旺鸟服饰有限公司执行总裁周伍康表示,他前两年已经不接单了,“我手上有大把客户,不敢做了,怕把前面赚的也亏了”。该企业之前鼎盛时期每年有100多万件的服装产量。他介绍,他不接单后,一个合作客户前年投资100多万元开了工厂,现在60万元都要转让。

近年利润率大幅下滑

中山市瑞峰制衣公司总经理张昌利介绍,瑞峰制衣20 13年比20 12年少赚了50%,“现在做贴牌代工不但没钱赚,甚至亏钱”。他透露,做包工包料的贴牌加工,在2010年前大约有15%的净利润,2010、2011年大约12%的净利润,但2012年后一路下滑,到目前只有6%-7%的净利润。他表示,现在很多工厂在冒着风险接单,希望挺过今年后看市场会否有所变化。

周伍康则表示,目前做服装来料加工只有3%-4%的净利润,搞不好就垮了。中山市乐贝尔童装有限公司总经理黄朝明也说,贴牌代工的利润越来越低,全国的服装加工企业都在向东南亚、缅甸等生产成本更低的地方转移。

“不敢涨价。一件衣服涨了6块的成本,卖给代理商只能涨3块,利润空间压缩了。”沙溪一童装品牌企业的负责人说,不仅仅是代工企业,整个行业均是如此。

多个沙溪服装企业的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,服装业2011年达到历史顶峰,之前虽然经历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,但发展依然很迅猛。但2012年开始逐步遭遇压力,好日子渐渐过去。虽然这两年不是很景气,但不少企业都想熬过这个低谷。

原因

工资年涨10%左右

“老板不做的主要原因是工人难招。以前有300多工人,后来只有几十个。”康乐北路上一厂房招租的麦先生说。

南都记者在沙溪镇康乐路上发现,有不少服装工厂都贴出了招工通知,甚至有企业推出了新人奖600-2000元,介绍奖300元。“春节后上班就有了,每个岗位不同,标准也不一样。”该企业的一位人士说。他表示,新工人工作3个月能达到最低标准要求,第4个月就能一次性拿到新人奖,介绍人也能拿到介绍奖,但不能说工作一个月就不干了。

张昌利介绍,工人成本约占总成本的28%。这几年工人工资基本是每年10%左右上涨,同时选择晚上不加班。目前其公司平均工资3800- 3900元/月,去年平均在3500元/月左右,2012年在3200元/月左右。即便如此,依然比较难招工人。究其原因,服装作为劳动密集型行业,年轻一点的不愿意做这一行,四五十岁的经济条件好一点的,也不愿意再做这一行,还有一些工人回了内地。从2012年开始,员工就不那么稳定。由于员工少,产量也降低了。

从2010年开始,张昌利将一些订单发往广西、四川、江西等地的一些地方加工。目前,约有一半订单是在内地加工的。比如在四川泸州,那里的工资也就2200、2300元/月左右。即便加上运输费等,也比这边成本低。

“很多工厂之所以苦撑,就是怕工厂一停工,形势好时也招不来工人。”沙溪一服装企业的负责人说。

代工缺乏议价能力

采访中,沙溪多个服装企业主告诉南都记者,现在服装工厂难做,除人工成本上升、税收监管更严外,产能过剩、竞争激烈也是个原因。“现在全国可能几年不生产,都有服装卖,库存量太大了。”中山市乐贝尔童装有限公司总经理黄朝明说。知情人士透露,去年中山的一家服装企业的库存曾达到几千万元。

周伍康表示,以前沙溪服装工厂有优势,现在工厂遍地开花。2012年开始整个服装行业不太景气,品牌企业的库存加大,就会找各种理由退货,而这在2006-2011年左右是几乎不存在的。

中山市经济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梁士伦表示,全国服装行业普遍面临产能过剩的问题,去年的库存达到历史新高。再加上人工成本上升、市场竞争激烈,全行业的利润空间大幅下滑,甚至去年有不少中小服装企业难以为继。

多个业内人士表示,沙溪的服装产业总量很大,但更多的是贴牌加工,处于产业链的低端。因为竞争激烈,缺乏议价能力,无法涨价。

中山市天驭服饰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李琳介绍,国际贸易的形势无法改变,只能改变自己的现状。目前,一些做外销的代工品牌也开始做内销了,已经有3家大的外单代工厂与天驭服饰合作。“做内销的利润点比较低。而且外销的订单可能是提前半年下单,内销则可能看这个衣服好卖,马上这个月1万件的订单,下个月2万件的订单。”她说。同时,电商的价格比较透明,不可能有暴利。

部分企业定位模糊

沙溪的服装总量比较大,但更多的是贴牌代工厂,全国性的知名服装品牌相对较少。这两年服装行业不太景气,一些自主品牌服装企业由于定位还不够精准,吃了亏。

“我们投入了上千万,栽了大跟头,说不好听点就是交了学费。今年本想增长2倍,现在看来只增长30%-40%。”黄朝明说。他表示,之前的主要问题是太专注于营销,但品牌定位不够准确,设计不够重视,研发投入不够。在他看来,目前市场已经进入细分阶段,下一步公司将努力做好单打冠军。

“一走进去衣服都差不多,都是休闲服装,缺乏个性。”沙溪一业内人士说。李琳表示,市场需求再细分,包括商场也在细分品类,真正的细分品类才真正有市场,太大众的很难发展起来。天驭服饰2006年一开始就专做情侣装品牌,2011年开始做亲子装。目前,其情侣装在网上的销量位居全国前列。即便在行业不景气的背景下,该公司去年销量增长4成。

百年光华国际时尚咨询集团CEO王传璐5月15日曾受邀到沙溪为几家服装企业把脉。他表示,不少企业还处于做品牌的初级阶段,对品牌认识不够,品牌定位相对模糊,还希望通过一个品牌搞定所有消费者。一些品牌企业是从做代工做批发转型过来的,看起来是转型,实际上老板还是做代工的思维。


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

上一篇:大学生就业意向:珠三角深圳最吃香期望工资两千
下一篇:广东中山:一次性工亡补助涨10%增至53.9万

分享到: 收藏

用微信扫描二维码

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

分享知识与资讯

分享到